• Mar 01 Sun 2009 02:20
  • 盡頭

應該快到底了吧。但是不知道是哪一種底先到。陰暗的谷底?還是人生的盡頭。

沒有鎮定劑的日子真的不太好過,又很抗拒回去拿藥。為了藥,我想我會擊敗抗拒的。

曾今有人沒頭沒腦的對我說:「我不相信心理學(諮商)」事實上,我可以原諒這種話,就像我會說:「我不相信神(上帝)」是一樣的,只可惜我沒有這樣回答。

諮商心理學一度是我的生命真理,就像許多教徒把耶穌、上帝的話語是為人生的準則。在那次的風暴當中,我失去真理了,是我最接近沒有生存動力的一次。但是,選擇助人工作的我,我還能相信什麼?勉強著自己,我要恢復我的真理,卻是很難很難。

記得柯慧貞教授告訴我:「只要我能努力克服我的障礙,它會成為我成功的墊腳石」因為我有過「經驗」,加上技巧與理論,我可以成為出色的助人工作者。只怕,沒辦法克服障礙,那該怎麼辦?假若無法克服,我將一事無成(而且我也正在一事無成)。

現在諮商會談對我來講,已經變成了一種智力測驗了,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幾乎老師所有的引導字句,都能馬上讓我給破解,當我知到老師所要引導的目標,我馬上就可以給老師一個他要的答案。有時,也是會出乎我意料的,因此會獲得難得的引導。

肌肉好緊繃。我的手臂會輕微抖動,企圖把緊繃散去,這種動作會讓別人誤解為神經失調之類的問題。如果我再繼續這種生活,睡覺,打混,打電動,讀小說(偶爾讀教科書),看電影...反正就是坐在桌前,完全「足不出戶」,我相信我很快就會中風了,因為我發現這樣的生活習慣,盡是讓腦袋的壓力越來越大,眼睛和頭會痛就是一種徵兆。唉,不管什麼死法,都比中風還好,真的很可怕。

我不會讓自己中風的。


思念真的是一種很玄的東西。生來第一次有一種愛與恨據交的經驗,就像是二流小說或連續劇會出現的情節,一開始男女主角痛恨對方,然後卻發現自己內心深處是受到對方吸引的。爛劇情,卻也很符合現實,是這兩年來的我不得不承認的。人的腦袋真的很奇妙,厭惡憎恨竟然可以跟愛戀思念同時發生,嘖嘖,不可思議。

我懂了,憎恨情緒一定是可以加深原本的愛戀情感的!用這個理論去腦神經研究所寫個論文,說不定可以拿諾貝爾獎!

我還是繼續聽我的王菲就好...

家裡還有個愛我的人和貓,我何必想太多?

就這樣安然的等待我的盡頭吧,看看是哪一種會先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 的頭像
William

|笑澄雅居|

Willi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yhWilliam
  • 曜維你真好
  • can726
  • 要中風可能也沒那麼簡單<br />
    有家族史的人比較容易<br />
    <br />
    什麼時候要回來高雄?<br />
    也很久沒有看到你了<br />
    <br />
    7/16~26高雄有世界運動會<br />
    要不要回來看看<br />
    而且我有預購票的八折卷喔~<br />
    你可以趁這個熱鬧的時候<br />
    回高雄玩一玩<br />
    ( 我要去小巨蛋當志工喔 -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