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很特別,他心血來潮,騎著借來的Freeda在街上晃。曬不到白天的太陽,可以曬月亮和星星也是不錯的。暫且不談他今晚的心靈戰利品,只說這一件事。

夜晚十一點半,即便平時最熱鬧的商店街,仍然敵不過深夜寧靜驕傲地霸佔,只剩下零星幾間宵夜店和便利商店與它拉鋸著。他準備要遷車回家了,突然想起,電玩場就在對面,很久沒去他門口玩射擊遊戲了。

就這樣,過了馬路,經過準備打烊的Starbucks,魚貫地走向電動間的零錢兌換機。他投下了二十元,叮叮噹噹了八下,走向旁邊的射擊遊戲機台。

「我記得是在這裡...」他喃喃自語。左看右看,沒有。往電玩間裡頭看看,沒有。

怎麼會這樣呢!

被人射爆了?

真是掃興。

他在附近晃了一下,看到賣司目魚的小吃店正熱鬧得緊,雖然很想參與,卻克制住了。

好吧,八枚硬幣,不花掉不行。

於是他挑了一台同樣是射擊類的「雷電」,應該是這個名稱,其實都差不多。

屁股還沒坐熱,不知從哪兒的,竟然冒出了一個小鬼。小鬼問:「我可以一起打嗎?」,最後一個字才要穿進他的腦袋,小鬼就已經「就戰鬥位置」了。

「當然好啊...」他才說完,小鬼已經很從容不迫的投入兩枚硬幣,把剩下的「啪」放在機台上。這裡就像他家客廳裡的電視機,隨便按個按鈕就可看電視。

他轉了轉眼睛瞄了小鬼一眼。這小孩,年紀大約八歲上下,應該是那種白天在學校低年級教室捉弄同學,下課在走廊鬼吼鬼叫,放學後追打跑跳碰不停,然後晚上十點半乖乖上床睡覺的小孩子。

但是他不一樣,哪裡不一樣呢?恩,是阿,怎麼半夜了還在電動場所鬼混!再看看他的服裝(光是看一眼就被敵人的砲彈炸掉了),有點薄,在十四度的氣溫下,這樣的服裝應該不保暖吧。然後,又再度瞄了一眼,其實長相滿清秀的,即使在昏暗的燈光下臉蛋看起來黑黑的,不知道是皮膚黑,還是髒。

這孩子怎麼會在這裡鬼混...?

又死了一條命。他趕緊拿起擺在機子上的硬幣投下去。那小孩的硬幣也放在機子上,雖然與他的有十公分的距離,難免還是會令人擔心...

他媽媽在哪裡?沒有人管他嗎?

又死了一條命。半夜在外面打電動,八歲的他是絕對絕對絕對絕對辦不到的,就連剛放學的時候,都要偷偷摸摸的玩一下,免得被發現。他的家教是很嚴格的,他家庭並不缺錢,而且玩一場也才五元,但是他媽媽認為這會讓人入迷,然後啃食小孩的心靈。

他媽媽應該也在打,在裡面玩賭博的...一定是這樣。

又死了一條命。

「哇,我好強喔!」小鬼很驕傲地炫耀他強大的火力:「我比你強耶!」這是當然的,對於一個三經半夜可以打電動不睡覺的小孩來說,比他強是很正常的。

「不錯喔!」他笑笑的回應,兩人的眼睛並沒有相對過。

我是不是應該要關心他一些問題?例如「你怎麼還不回家?」「你媽媽在哪裡?」之類的。真傷透腦筋,到底該怎麼發問。

又死了一條命。這遊戲實在很困難,敵人的子彈像是暴雨般狂射過來,根本就是電玩商騙小孩的設計嘛。

他思考著,到底要不要問小孩這些問題。於是,在他腦海裡上演了很多種情況。情況一,小孩轉身就走,還不忘帶走機台上的硬幣。也很有可能落下一句:不要煩我!不過對他來說會說這句話還嫌年紀太小了。情況二,小鬼會說,媽媽就在裡面。然後他該怎麼回答?為什麼你不回家睡覺?你喜歡這樣在外面玩嗎?你會不會累?你餓不餓?你冷不冷?你叫什麼名字?你幾歲?你讀哪裡?...

他停止幻想,因為又死掉了,連忙投下兩枚硬幣。已經六枚硬幣在機器肚子裡了,也就是說只剩下一半的時間可以好好拷問那小鬼。但是,他掙扎著,沒有開口。

這時,收錢的店員從旁邊的機台走過來,在小鬼旁邊蹲了下去,開口便說:「過去一點啦,我拿不到錢。」然後小鬼挪動了一下屁股,「叮噹叮噹」一堆硬幣掉進了店員的袋子裡。

原來小鬼真是常客,也有可能是店家的小孩。

小鬼一點也不受影響,依然嚷著:「我怎麼那麼強!」、「啊,我又死了!」。那小鬼看他硬幣只剩下兩枚,便把自己的硬幣推向他,說:「給你」他說:「我不能拿,你自己用就好」小鬼說:「沒關系拉!」然後兩人又靜靜地打著,直到他把最後兩枚硬幣也投下,死光了,才又說了話:「我玩完了,掰掰。」

他起身便走,頭也沒回。

我到底該怎麼辦?我好失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 的頭像
William

|笑澄雅居|

Willi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da
  • 就直接問他吧~<br />
    偶想他會和你說話的呷..<br />
    因為都找你一起玩...<br />
    應該也看你是可以一起玩的伴吧~<br />
    <br />
    而且玩中的孩子..<br />
    是最容易放下心防的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