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我談到快哭了。我不懂為何我不哭?在那裡就是要哭,只是我心理有個聲音在作祟,他說我不可以讓老師得逞,哭了就是我輸了!反正,我如果哭了會比較好吧,至少流個眼淚會比較舒服。

不知道這是第幾次談到國小時候的經驗了。因為換了三個老師,每個好像都談過。而且,每次談到這個,我就會很不舒服,也很憤慨。我痛恨那個時光,那是個黑暗、寂寞、壓抑、無聊、委屈、半夜裝睡、裝作沒聽到隔壁房間的聲音的童年時光。

我漸漸的要走到問題的核心了,但是我一直不肯把那件事情說出來。嗚呼,這兩三年來我已經練習面對、承認、說出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了。真的,我有很大的進步。只剩下這兩件事情,是我無法說出來的。

我恨他,一切都是他害的。還有他,黑暗的童年,還要叫一個陌生男人「XXX爸爸」,對我來說,是處在一個順從和委屈的矛盾自我之中,難以掙脫,也無法改變。

當人們說到愉快的童年經驗,對我而言是慘澹的,所以我不喜歡聽到這樣的話題。對此我好惆悵,好悲哀,我也想要跟人家一樣的快樂的童年歲月,開心的玩耍、聊天、唱唱跳跳,而不是建立一個高傲的自我,然後自己把自己困在象牙塔裡面。當然,一開始關我的人不是我自己,只是到後來是我自己。

現在已經不會為了這些事情感到沮喪了,經過這些年的治療,其實對於那時的經驗,我敢說我可以面對,也可以放下。

我真的可以,相信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 的頭像
William

|笑澄雅居|

Willi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faufo
  • 好吧<br />
    那什麼時候咱們來聊聊吧<br />
    我也可以跟你分享我空白的童年時光
  • 哈哈!我相信你童年一定是空白的。<br />
    唉,我寫這篇文章真的不是這個意思...囧<br />
    純粹抒發抒發。

    William 於 2009/01/12 0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