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篇)

三、身體政治總結

  「政治」一詞用在此,十分耐人尋味。我細細的咀嚼著搭配在「身體」前的這兩個字,再加上老師在課堂中引導的思辯與激盪,我認為我得到一些「啟示」。

  在這場以「身體」為名的「權力」鬥爭當中,牽扯了「社會」、「文化」、「家庭」、與「世代」等各種因素,尤其是「社會」因素中,結構已久的「男性主義」或言「父權主義」社會,更是這場鬥爭中的大支配家!

  認清了這場政治鬥爭的真面目的人必定有所省思:為什麼男生就是要長得高?為什麼女生就是要會撒嬌……?誰是這場鬥爭的支配者?父母親?老師?學校?朋友?還是自己?

 

 

 

壹、  about Sex:羅曼史

 

一、言情小說:

   從心底油然而生的厭惡感驅使我的胃不斷的翻攪,令人感覺受盡折磨。當下最直接、最真實、揮之不去的感覺:言情小說千篇一律的劇情模式真是令人作噁。有這麼嚴重嗎?真的嚴重到「作噁」嗎?難道身為男生的我就不喜歡「性愛的場景」?因此,探究為何會有這種感覺,似乎變成一個新的課題!這個部分最後再來好好的分析。

  我們先回歸正題,對於情慾小說的內容了我們都知曉了,我們來討論為什麼情慾小說要這樣寫?為什麼劇情模式總是千篇一律?為什麼這種小說的「量」是如此之大?為什麼

 

1.      人性與需求

  不難理解,這是一種市場需求,貼近於人的心理與情慾需求。言情小說的忠實觀眾,或多或少的將自己無法滿足與被滿足的需求投射在閱讀當中。因此,在這個市場,即使千篇一律的劇情不斷重演,它在各大書局或租書店,絕對都佔有一席之地。

  事實上,喜愛閱讀言情小說並非人格出了問題而沉浸在其中,也不一定是如「深宮怨婦」般直直無法在情場上獲得滿足的人,更不一定是長相過於「出眾」、「抱歉」而沒人要的女性如果將「喜愛閱讀言情小說」與「奇奇怪怪的女性」畫上等號,是非常不明智的想法,也是很嚴重的刻版印象;因為人人都有「作夢及幻想」的權利。

  因此適度的閱讀,健康地活在現實中,勇敢地追求與實現自己,如此觀念方是上上之道。

 

2.      父權主義下的性行為模式

  在其中,經常看到的性愛場景不出這些:男人暴力式的強吻或強暴女性、約會強暴、男人忽視女人的拒絕等等,而且男人經常為主動的一方;另外,還看到不少偏差的性觀念,如:初次做愛一定會流血、強烈的處女情結導致感情破裂然而,情欲一定是非轟轟烈烈不可的嗎?做愛一定是由男人強而有力地主導?似乎除了拿「父權主義」或是「男性主義」的社會結構來論述這樣的情慾場景,才有辦法解釋我的問題。

  然而,這又產生另一個大問題。如同「到底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到底是人們在結構這個社會的性觀念,還是社會的性觀念在結構著我們?似乎已經說不清了!在這個女性意識抬頭的年代(或說已經當道了),明知道無論出於意願或非意願地接受男性的宰制,是過時的想法和行為,為何這些作者(多為女性)仍然反其道而行,繼續把自己的性別地位擺放在男性宰制的上面?至少我得到一個心得,基於性別平等的價值觀下,這樣的言情小說是一種性別價值觀的荼毒。

 

3.      色情漫畫 VS 言情小說

  這個主題引導我聯想到幾乎是給男人看的「色情漫畫」。我個人認為,言情小說若是代表女性,色情漫畫就是代表男性。言情小說的故事長達兩、三百頁,而其中做愛的場景點綴性地穿插在各個部份,似乎符合女性對於愛情和情慾的需求是細火慢燉的,是有戲劇性的(然而我不得不承認這有可能是我對女性的刻版印象)。

  反觀男性愛看的色情漫畫,一本不到一百頁的漫畫至少有5~6個故事在裡頭。每則故事的性愛場景也近幾千篇一律,除了包含言情小說中出現的強暴情節(甚至更誇張的強暴行為)、約會強暴等等,這種漫畫還強調「女性主動」,強烈扭曲女人的情慾以迎合男人的需要,並且服侍男性。正符合刻版印象中的男性對情慾的需求:快速。相較女性的「慢火細燉」,對比是如此之大。這些東西雖然都是引人幻想、作夢的媒介,很有意思的,兩性情慾需求差異在此可見一斑。

  我個人認為,如同日本A片,我們應該具有「主體意識」以及批判能力,使得價值觀不至於受到這些媒介的扭曲與荼毒。

 

4.      小結

  這堂課告訴我,羅曼史一點也不羅曼。外人可能覺得羅曼蒂克,對我而言卻不是,因為這根本是「結構化社會體制」下的羅曼史,並非我個人認同的羅曼史。經由這堂課,我學習到了,何謂羅曼蒂克。我認為,它是沒有定義的,也沒有腳本,更不依照傳統。它「存在」的價值在於「真實」、「現實」或「當下」的時空場,並且是以現象學地存在方式呈現──你覺得它存在,它就存在!

  另外,回到一開頭的話題,這堂課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如此反胃想吐?答案在於我個人早已建立的性別意識價值觀與個人偏見。性別意識部份告訴我,為什麼劇情非得要這樣進行?男人和女人的思想、言行和反應為何要這樣?極度批判的想法讓我感到反胃。另外,關於偏見,如同我討厭愛情偶像劇一樣,千篇一律而沒有創新的腳本、演員的演技爛到不行、劇組導演和剪輯技巧爛到不行等等,不論是否為真,但我視之為個人偏見。而我對這些言情小說的批評不用表達也可以知道,尤其是我對於這種著作沒有任何的「文學價值」而叱之以鼻。最後,我當然的也用相同的方式批判男性愛看的A片、色情漫畫、和色情小說,然而我不得不跟自己的性慾低頭,我偶爾會看只為追求迅速的快感,其餘的我就完全沒興趣。話說回來,我承認我的主體意識早已受到色情文化的汙染,然而,我也正在企圖「淨化」它,並且透過正當的管道(日式色情文化以外的健康性

教育媒介),建立自己的主體意識。

 

貳、  the Consciousness:愛戀與性別意識發展史

 

一、愛戀史

1. 第一次的好奇與暗戀

  回想起,生命中第一次對異性感到好奇是何時?我只記在國小低年級,而且這種好奇感至今未曾間斷。第一次暗戀女孩子,應該是四年級吧!但是那種情愫還在「好奇」感的領域中。而「真正」的第一次暗戀女生,也是我這輩子最持久、最青澀、最深刻難忘的暗戀經驗,發生在國小五年級。

  我從未忘記她的名字,至今。她總是擔任班長,總是拿第一名,而且剛上六年級就能讀金庸小說!我向來喜歡聰明、成熟、開朗的女孩子,尤其是人群中的佼佼者、強勢者。似乎,我的基因從兒時年代就開始驅使我走向人生的那條道路。如今回想當時「擇偶」的條件,竟然和十年後的現在如初一轍,沒有改變。這些「擇偶的條件」,是我年紀稍長後才發現的「規律」;小的時候只是單純的喜歡,長大後竟發現我喜歡的對象往往都符合這樣的條件。

  回朔這件事情,也是幾年前就已經想過的,我確定了幾件事:無庸置疑的,我是異性戀,因為我能一邊幻想著她,一邊自慰。對她的幻想並帶來身體上的快感,一直持續到我國中二年級。另外,經歷了數次的暗戀後,我似乎也很確定,將來的伴侶一定是個開朗、聰明的女人,但是很重要的一點,還是得「聊得來」才行!

 

2. 第一次的愛情

  發生在國中二年級升上三年級的暑假吧!人生第一次戀情只維持了五個月;好笑的是,第二次的戀情也是五個月。這兩次的相同之處除了時間,更有趣的是,我都處在被動的狀態。我人生頭兩次的愛情都是被「倒追」的!由於被人「倒追」,而且都「失敗收場」,甚至在熱戀當中及之後,我內心深處總是矛盾地想著「我真的喜歡她嗎?」,種種原因,令我不禁思考,倒追我的人,到底是不是我要的對象,因此我開始杜絕受到主動的對待。

  然而,這樣的想法真的是對的嗎?我會不會因此失去所謂的「真愛」?這些年來我不斷懷疑、批判我自己。最後,我給我自己很大的彈性,「可」與「不可」不是以一線來劃分,我可以視情況而定。如此的想法是要花很多時間和經驗來建立的,我也很有自信地欣賞這份價值觀!

  這兩次的愛情都沒有很好的收場,尤其第二任的女孩受傷很深,令我感到相當愧疚和罪惡。她們都受到我不穩定的精神狀態而影響,換句話說,當時不了解自己的憂鬱和焦慮情緒的我,經常受到它們殘酷地主宰,然後我的愛情就成了犧牲品。她們之所以喜歡我,因我正當處在憂鬱後「輕狂」的精神狀態,乘風御浪般地開朗、自信和聰明完完全全地表現在生活當中,完全掩飾了我不足的身高和低俗的髮型;而她們離開我,也正好是我跌落谷底時,是我變成另一個人時。

  非常可惜的,當時我們什麼都不懂,不懂我那情緒的糾結。憂鬱和焦慮的失功能不僅影響我的童年與青年、重創了我的自信和價值感、也影響了我的愛情。

 

三、我的性別意識發展:

1. 男異性戀

  經由上述慢慢的抽絲剝繭才發現,一個人的性別意識發展不是一蹴可幾的!這裡指稱的性別意識是「廣義的」。然而,「狹義的性別意識」,像我這樣,早熟且順利的異性戀意識發展,或許不多吧!(也有可能很多,其實我並不知道)如同我第一段所述,我幻想著喜歡的女孩手淫,這個證據應該很明顯了。

 

2. 論性別意識發展

  我認為,除了由基因造就的同性或異性戀的議題外,性別意識更涵蓋了社會層面。從小的微系統:自我、父母、家庭,到中等的社會系統:學校、社區、朋友,最後到大的結構系統:國家、文化、民族性,這些都是造就一個人的性別意識發展的重要命題。

  而我個人比較認同這樣的說法:包含自我和父母的微系統的影響力是最大的,說白話一點,家庭的力量依然也影響了性別意識的發展。家庭除了是社會的基本單位以外,家庭更是大社會的縮影。因此,社會透過家庭來影響一個人的發展,是無庸置疑的。這就是所謂的社會化。以此邏輯,結構化的社會對一個人的性別角色的界定,也是可以透過家庭來傳達給每個新生兒的。

  然而,如果一個開明開放,並具有「自我意識」或「獨立思考」的家庭,是不是可以阻擋結構化社會的性別教條入侵新生兒呢?我認為是絕對可以的!家庭除了擔任社會化的媒介,家庭更可以篩選符合自己的價值觀。

  我就是在受到價值觀篩選的家庭中長大。所謂之篩選並非去除所有的結構化價值觀,而是選擇接受部分,或是將不合自己的屏除在外。我母親是女性主義者,思想開明且前衛,十分推崇「新好男人」價值觀,事實上我的父親就是一個,他的成長背景的確造就了他是個「新好男人」(請參閱本文第一段)。

  因此,我的成長過程中,學不到「女人應該要怎麼做」、「男人應該要怎麼做」或是「女人要做什麼」、「男人要做什麼」。我學到的是:「『應該』是女人要做的事,男人也要(可以)做;『應該』是男人做的事,女人也要(可以)做」即兩性平等平權觀念。

  在我家中(我的母親家族),男人與女人,無論大人小孩,都要平分家務事、都要學下廚、並且受到大人相同的對待。當然,思想再怎麼前衛,也只是我母親而已,例如我的舅舅就認為女人要擔當並分配家務事,只是比起很多不平等的家庭,他們的程度算是非常平等了。

  現今身活中,我與女友的相處模式,完全照著我母親的教導進行。我從來沒有刻意要求自己表現的像「新好男人」,而有時我也有點不敢確定我是否當得起,但是我非常確定的是,我要求男女平等。她做了多少,我就不可以比她少,相反亦然,我也不能忍受我做得過多,一切最好平等。在共同生活的空間中,我們只有「互相」、「平分」和「分配」的觀念,沒有「指定的責任」和「天生的義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 的頭像
William

|笑澄雅居|

Willi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凡
  • 很開心第一次瀏覽的你網誌<br />
    也很高興你很早的過程裡摸索過兩性間的事<br />
    你有很棒的家庭<br />
    你有很棒的過去暗戀的經驗<br />
    你有很棒的思想<br />
    雖然這檔事對我而言是新的課題<br />
    你很幸運有過這麼豐富的過去<br />
    幾使是失敗的<br />
    但是也讓你也機會從中摸索到什麼<br />
    如果可以<br />
    我想我們可以一起討論這些議題<br />
    越過尷尬的界線<br />
    古老傳統的社會價值觀<br />
    以一個朋友<br />
    經驗者分享者的角度<br />
    <br />
    (我也是最近才開始有這些疑問!!哀哀)<br />
    <br />
    <br />
    呵呵<br />
  • 感謝妳的支持拉~~<br />
    <br />
    我當然很樂意跟妳聊<br />
    <br />
    我們上這堂課都要有極度臉紅心跳的心理準備<br />
    <br />
    但我都很OK~<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