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憂鬱是我的研究論文主題。

當我決定研究憂鬱後,真正的抉擇才開始。憂鬱的範疇有太多太多變項,我不能全部囊括,我必須選擇一個到兩個真正有興趣的變項來研究才是對的。我想了很久,因為我對每個變項都很有興趣:家庭型態、家庭氣氛、遺傳、教養態度、依附關係、社會支持、人際關係、生活壓力事件、負向情緒調節能力、危險因子、保護因子.....太多太多了。而每個變項不知還有多少中介因子,或是其本身就是中介因子...如果我要求太多太多,過於完美主義,那麼我想我會失去一切。

我目前最想了解的是花蓮地區的青少年憂鬱情緒,也很想知道位居離婚率榜首和隔代教養地獄的花蓮地區,青少年憂鬱傾向會不會比西部的高?這是最初的想法。然而,想要知道是否"比西部的高"就已經大錯特錯了,第一,研究工具不能統一,除非我做全面性的調查。第二,雖然變項家庭結構,但是能不去重視其他變項所造成的細微影響將使整個研究假設淪為無稽之談?

該如何選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 的頭像
William

|笑澄雅居|

Willi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安~
  • 請問,這份論文您有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