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關於失去的故事。
失去親人、失去自我、失去人生。


遺書
市刑大警官陳春銘走入命案現場。
一個大學生死於租來的套房,初步認定是燒炭自殺,床邊放了四片空掉的藥盒子,一盒有十二錠包裝的藥盒上頭標有Elan字樣。安眠藥。
在這兩坪大的小房間,這傢伙吃了四打的安眠藥,在水泥火爐上燒了重達三公斤的高效率原子炭,窗戶鎖死,門縫用衣服塞得紮實。他似乎死意很堅定。死者沒有任何外傷,屋內也沒有可疑形跡,初步判定是自殺。
「這根本就是自殺…」新來的警員用自以為旁人聽不到的聲音宣稱。
「還沒有進行相關調查以前,我們只能說疑似自殺」陳春銘仔細觀察著死者,懶洋洋的說。新來的警員低下了頭繼續他的蒐證工作。
「陳警官…」一位壓低警帽的警員發現到了有趣的東西。
陳春銘接過一封信。其實算不上一封信,沒有信封、地址、收件人…然而這兩章寫滿字的紙用信件專有的翻折方法,似乎對於死者是很重要的東西。
一封遺書。
陳春銘帶著白手套,慎重、仔細卻又自然的打開了信件。
他讀完了死者的遺書。他把信放在桌上,走了出去。

***********

她在這裡,還主動跟我打招呼。以為消失,不會再見到面(至少不會那麼快),卻不經意地出現在眼前。我還沒做好準備,迎接再度見面。
我不懂我怎麼會思念她,算是思念吧。我不曾對她有興趣,但是那些不小心落入我意識的片刻回憶似乎告訴我,別把她忘了。
我在心裡宜一直告訴著自己,你不喜歡她。你們根本合不來,及使她曾今對你有期待,你也曾有過,但是理智戰勝一切,你們是不可能的,何況現在有問定的感情、穩定的伴侶,怎麼能去想東想西的呢?
假如我可以暫時拋去理智一分鐘也好,我想跟我自己對話,告訴自己,我真的覺得她很美,她的臉龐、她的身軀、她的姿態、她的一顰一笑、她的喜怒哀樂、他讀的小說……我承認,我喜歡她。
但是,在現實當中,我不可以。

***********

我接起手機:「XX,你已經兩次沒來了喔。你怎麼了呢?大家都很擔心你。你知不知道,有規定連續三次無故未到,就會喪失諮商的資格了,所以你下禮拜一定要來喔,好不好?」

既然這樣,諮商有何正面意義呢?

如果我自己放棄了,又有誰救得了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 的頭像
William

|笑澄雅居|

Willi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